【尼泊爾EBC】沒有他們,我無法完成我的EBC健行

by KAIYU
0 comment
ebc_porter

聊聊嚮導聊聊Poters由PT主筆

15天的聖母峰基地營加Gokyo,像是一場大冒險,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吃不慣尼泊爾的食物,喝只用濾水器濾過的水會不會烙賽,這麼多天不能洗澡洗頭是否會受不了,海拔拉高後身體是否會出現高山反應,怕冷的體質是否撐得過待在四五千公尺高這麼多天。回頭看這些擔心都是多餘的,因為有專業嚮導和強大夥伴的扶持,我活跳跳的下山啦!

尼泊爾 EBC & Gokyo行 – 聊聊嚮導

Pralhad(Pralhad Pokharel)是我們在尼泊爾15天爬山行程的嚮導,年紀跟我一樣大,已經是個帶團經驗十多年的老屁股,因為他自己說公司派他帶團他不會事先過問客人來自哪個國家、有多少人、要走幾天,他也是Day 0和我們在加德滿都的飯店碰面才知道我們認識他今年初帶的台灣人,那是他第一次帶台灣人的團,而我們是他第二次帶團的台灣人~倍感榮幸!

延伸閱讀:2024尼泊爾EBC每日行程介紹、旅行社推薦

從第一天的相處,就發現Pralhad是個細心的人,會幫客人注意離開餐廳或下車後有沒有東西忘了拿,每天像媽媽一樣叮嚀我們至少要喝3-4升的水,因為水能幫助血液攜氧,尤其是吃了丹木斯更需要多喝水,平常在台灣爬山一天喝到2升就很多了,這邊每天都要想辦法灌到3升真的是很逼人,走一走就被提醒water break囉!

延伸閱讀:尼泊爾爬山前,一定要知道的10件事-高山症、昆布咳、班機延誤

另外Pralhad 也很關心我們的食慾狀況,每次吃飯都會坐在我們旁邊看我們吃,他說這是他們的習慣,會先等客人用餐完他才會去吃。Pralhad說多數人上山後食慾會變差,可能是高山反應或對所吃的食物不習慣,幸好我們對山屋提供的食物還算適應良好,走到後面幾天可能體能消耗大導致食慾大開,每天吃飯時間還沒到就追問Pralhad幾點可以吃飯,Pralhad通常會幫我們提早點餐給山屋的廚房準備,後來每次點完餐他問我們那想幾點吃,我們常常回他right now~immediately~然後獲得他一個無奈的笑,想說你們這群餓死鬼。🙄

延伸閱讀:尼泊爾傳統料理

因為擔心不適應尼泊爾的食物,我們從台灣帶了一些有的沒的去,Pralhad超愛澎玉的各式水果乾,奇異果乾、橘子乾是他的最愛,還問我們帶了幾包,但對於我們吃的紅燒鰻罐頭,他就沒有這麼愛,試圖跟他解釋這是鰻魚肉,但尼泊爾人好像很少吃海鮮,不太能理解魚肉的好吃。延伸閱讀:尼泊爾ebc爽糧帶什麼

Pralhad說他帶歐美客居多,亞洲客人相對少,亞洲客人比較會帶從自己國家來的東西不管是吃的還是用的,歐美客大多都是到當地再買,的確我們勤儉持家但又怕餓到,人人兩大包抽取式衛生紙帶好帶滿(走到後面會瘋狂流鼻涕,上西式馬桶也很需要),還有罐頭、豆棗、肉鬆、海苔酥、各式果乾、魷魚絲,罐頭後來還配給,ㄧ天開一罐來配,白天行進間時不時就拿台灣的行動糧、糖果餵食Pralhad,他因此送給石頭Candyman的稱號。延伸閱讀:尼泊爾ebc雜物帶什麼

Pralhad也跟我們分享他帶過的奧客,抱怨山屋的設備啦食物啦,不願意住旅行社幫忙訂的山屋硬是要去住別家,真是開眼界,但多數的抱怨不是他能改變的,所以他通常會聽聽就飄走,果然是很老屁股。

老實說在尼泊爾爬山比在台灣幸福很多,全程住山屋,山屋還供餐(我們買的方案是主餐吃不飽還可以續點,每天都是吃飽飽好上路~),山屋的設備或許不夠現代化,例如有的山屋的馬桶如果大號,屎會把馬桶水濺起來噴到屁股,有山屋的馬桶竟然沒有馬桶蓋和塑膠座墊,只有一個冰冷的底座,實在狐疑應該如何正常的上廁所,但撇開廁所方面的疑惑,每天有人幫你準備三餐,準時被餵食,睡的是床不是半夜可能會被冷醒的帳篷,我已經萬分感恩。

和Pralhad在行程走到第12天,完爬Gokyo Ri之後,因為重點行程都算完成了,讓他心理壓力少了許多,那天有感受到他心情放鬆的跟我們大聊天,突然自爆自己在EBC這條路線是個famous guy,因為他帶團走這條線很久了,認識其他家的嚮導、各家山屋的owner等等,難怪他沿途時不時都會跟路上其他團的人打招呼,而且最後一天我們從南奇巴札走回盧卡拉,石頭幫忙算了他沿途至少有跟二十幾個人握手寒暄,這還不是最終的數字,因為Pralhad後來跑去走最後面,可能在後面默默繼續忙錄和路上的朋友打招呼,我們就送了他昆布線一哥的封號,因為EBC是在Khumbu Valley,我們後來去Gokyo Lake翻過去的Gokyo Valley他說他比較少走,就沒這麼紅 哈!

延伸閱讀:高山牛奶湖:GOKYO(1/2)高山牛奶湖:GOKYO(2/2)

謝謝很罩的昆布線一哥,在交通安排也是妥妥的,Day1有他帶我們在機場衝第一個去辦登機,少掉排隊等待,也順利搭上飛盧卡拉的飛機。Day1遊記

行程中段有夥伴需要搭直升機下撤他很快就通知山下的旅行社窗口,請旅行社速聯保險公司,直升機來的速度超出我們預期的快,也感謝天氣的給力,讓夥伴能迅速離開。d9遊記

最後一天我們原本預定搭直升機飛回加德滿都,因為卡到前幾天的天候不佳,直升機和飛機都無法飛,我們預定搭機那天的直升機多被召去做救援用,導致直升機公司遲遲無法給出明確的起飛時間,後來給了個接近中午的起飛時間但讓我們擔心時間越晚雲量增加越可能沒辦法飛而可能被迫在盧卡拉多待一天,考量先逃離天氣多變的盧卡拉山區為主,我們很臨時的決定放棄直升機改搭飛機,謝謝昆布線一哥幫忙火速橋到機位,讓我們至少當天可以逃離盧卡拉,只是遇到一個突發狀況,飛機不能直飛加德滿都,而是只能飛到一個離加德滿都車程4小時距離的偏遠小機場,後來我們坐車搖搖晃晃6個多小時才回到加德滿都,這又是另一段不願回想起的累人故事了。請看Day15遊記

一哥說他的嚮導工作在旺季的半年會需要瘋狂帶團,就像最近,他前一個團帶完才休息2天就來帶我們,淡季的半年就在家沒事,花工作賺來的錢。會讓他持續想做嚮導這份工作是因為可以認識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幫助他們完成到聖母峰基地營的夢想,看到客人開心的笑容是他工作上很大的動力。在尼泊爾的嚮導通常做到五十幾歲就會退休,希望他繼續活躍於昆布線,帶更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體會尼泊爾的群山之美直到退休。

感謝也珍惜這次和昆布線一哥的美好相遇❤️

尼泊爾 EBC & Gokyo行 – 聊聊Porters

這趟行程近一半的時間會待在比玉山高的地方,我們是忙著擔心會不會高山症的平地弱雞,高海拔負重這件事還是就交給專業,porters無疑是讓我們行程能順利完成的重要英雄。

昆布線一哥分享porter跟斯斯一樣有兩種,ㄧ種是tourist porter,專門幫健行登山客背行李,這類porter的背負上限是20-25公斤,他們的工資主要來自領日薪和客人給的小費。另一種是local porter,專門背運山上所需要的物資,我們有遇到背食物飲料、活雞、死牛、燃料、門板、按摩床等等,這類porter的背負重量沒有上限,因為是以背一公斤多少錢的方式來收費,背越重賺越多。Porter從二十幾歲可以一直做到六十幾歲,只要身體許可,但畢竟是高度靠勞力付出的工作,沿途看到有上了年紀的local porter為了賺錢背得好重,走沒多少就需要靠到路邊喘一下,或許對他們來說是生活日常,我們只能獻上大大的respect!

我們這團六個人可以配到三位porters,和porter們是飛到盧卡拉之後才碰面,把需要他們幫忙背負的行李袋交給他們,行李袋裡主要塞了保暖衣物、睡袋、兩週要吃的行動糧、罐頭、個人清潔用品等等,差不多十公斤出頭,porters們會把行李袋兩兩捆綁後,用頭帶式背負法行走,和台灣的協作方式差不多。

第一天剛認識我們的三位porter – Lila(Lil hanadur puri)、欸斯比、阿尊,我當然是名字都記不太住,只能靠每次看到他們就大喊名字,透過他們的反應來確認我是不是認對人,發音是否正確,因為如果他們知道我在呼喊他們,總會回以靦腆的微笑。隨著相處的時間變長,也更多認識這可愛的三位夥伴。

Lila是porter也是助理嚮導,我們原本認知的porter只是單純幫客人背負行李,但Lila從第一天開始還需要協助我們每餐吃飯時的上菜、收碗盤和端飯後水果,行程中如果是輕裝要去爬些山頭,他會跟Pralhad一起帶我們走,通常是他走第一個Pralhad壓後,相比於其他兩位porter每天只要走到山屋就可以去休息,Lila要做的事情更多更辛苦,但多數時間看到他都是笑笑的,感覺他是樂在其中。Lila說他12歲第一次到聖母峰基地營,之後每年旅遊旺季時他都要來個大約25次,目前到基地營已經超過600次了,難怪他走得輕鬆寫意,我們這些平地弱雞在後面沒背什麼東西還是邊走邊喘。

Lila除了愛陽光燦笑也是個暖男來著,去完基地營隔天行程是凌晨四點要摸黑起登Kala Patther,為了要到山頂去看日出的聖母峰,全身各種包覆的我,雖然已經戴了雙層手套仍敵不過暗夜的寒風刺骨,身體的核心溫度遲遲送不到雙手,越往上爬我的雙手逐漸失去知覺(OR阿 OR 你怎麼在這時候如此沒路用~好啦是我體虛還怪手套),Lila在知道我的手已凍僵後,他要我一次脫下一隻手的手套,他也脫下他的手套,用他的雙手搓暖我的手,邊搓手邊帶著招牌微笑問我有沒有溫暖一點,每次回想心頭還是會暖暖的,謝謝暖男Lila的解救,後來在山頂加來套阿嬤的甩手功,才讓手終於稍稍回溫。kala patther遊記

Lila在中途被指派成豆子的專屬嚮導,帶豆子雲遊四海去了,往後的端菜工作由欸斯比接手,也因此知道更多他的故事。某天同團夥伴注意到欸斯比身上穿了件聖母峰馬拉松的衣服,後來詢問才得知欸斯比去年和今年都有參加聖母峰馬拉松比賽,選手們前一晚需要睡在聖母峰基地營,隔天從基地營跑到南奇巴札,今年總共有一百多人參加,尼泊爾當地人佔六成,外國人佔四成,欸斯比拿到第四名,他還找了他很多跑步比賽的獎牌獎狀照片給我們看,果然有在運動就是不一樣,我們猜他才二十多歲,沒想到他竟然已經三十多了,再度讓我們驚呆。分開後的日記day10day11到13日記

另一位porter阿尊沒有太多機會接觸,僅有每次見面會點頭打個招呼,所以沒聽到太多他的故事。這邊porter和客人在行進時,背著行李的porter們通常會走在客人前面,走一段之後會在某個休息處等客人走到之後,他們才會繼續往前以飛快的腳程超越客人到下一個休息點等待我們出現,而不是就和客人完全分開不見人影,這樣可以讓porters 適時休息,也或許是在如果客人臨時有狀況需要下撤離開,方便拿得到行李。

行程回到盧卡拉後porters隨即離開,有的隔天接續下一團行程,像Lila繼續上山要服務走聖母峰基地營的團,有些porters就回家休息,等待下一份工作。如果沒有這次的旅行,porters和我在這世界上應該不會有所交集,謝謝你們的專業讓我們能順利完成這次冒險,也謝謝你們的真誠交流,為這冒險增添暖心溫度🫶

尼泊爾 EBC & Gokyo行 – 聊聊動物背工們

這篇是我豆子主寫的,PT寫了嚮導,寫了背工。但,我們在山上,還借助了另一份無聲的幫助:動物背工們。

雖然,我們團並沒有使用動物背工,但實際走過的路,住的每一棟山屋,吃的每一份食物,或多或少,都一定有經過動物們來幫忙運送。

在一些高山社區,使用動物進行背工可能已經成為當地文化和傳統的一部分。這種方式可能代代相傳,並在當地社會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身為旅客的我們也只能看在眼中,只祈求他們的主人,能給他們吃飽喝足的環境,善待動物們。

也真的很感謝有牠們的助力,才讓我們可以平安無慮的完成我們的EBC健行之旅。

所有精彩好文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

16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