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EBC】D9:撤退!踏上屬於我的路

by KAIYU
0 comment
尼泊爾ebc旅遊d9

今天是行程第九天,今天一早小夥伴先去踏後面的點看日出的聖母峰,但小夥伴說,看不太到聖母峰。今天發生好多事,tree搭直升機下撤,換我也因為身體的關係,用走的下撤,離開海拔5100。離開了,壓力突然釋放,當晚就開始破病了qq。

行程簡介、地圖位置

清晨一早我們會起床爬大約3小時到卡拉帕塔山頂(5545公尺)上看日出,同時看到聖母峰、努子峰、洛子峰、普莫里峰、唐瑟古峰、阿瑪達布拉姆峰和其他高山雪峰,還有昆布崎峰和美麗壯闊的昆布冰川。看完美麗群峰和日出後我們會回到高樂雪山屋吃早餐,早餐後走到Dzongla大約4到5小時。(這段是原定行程)

由於我身體不適,我在向南與向西的分叉路口(Dughla,420m)與小夥伴分開,我向南走,他們向西照原定行程續行。所以圖我是改放成我的行程。

本日嚮導Tips

如果有要走kala patter的話,4點集合,4:15出發,時間到就出發,不會等人,不來的人就繼續睡覺,回來就吃早餐。

今天要到羅布崎(4910m)吃午餐,約2小時。吃完午餐,會先經過TSHOLO(CHOLA,4665m),有一點陡,再到Dzongla(海拔4830),大概3小時。

KALA黑色的意思;PATTER石頭的意思,去kala patter可能有雪,爬升400,要帶頭燈跟水、食物,回來再收拾東西後再離開。

本日遊記

今天一早,探訪kala patter小分隊依舊維持出發,出發的人有PT、典哥、石頭跟梁A。

因為我沒有有上kala patter,所以這一段改由小夥伴石頭主筆。

⼀早隨著隊伍及領隊摸著早⿊前往Kala Patthar⾄⾼點欣賞⽇出與聖⺟峰的樣貌。⼗⽉的清晨,天氣非常寒冷,⼤地猶如台灣雪季那般的植⽪都結滿霜,全⾝包緊緊隨著隊伍前進,走得越⾼,伴隨在⾝旁的聖⺟峰也慢慢的清晰巨⼤了起來。

當陽光開始慢慢的在周圍⼭群⾝上點綴出迷⼈的⾦⾊⾊彩,卸下背包拿出相機紀錄著這短暫即逝的光
影舞曲
冷冽的空氣背上的背包也慢慢的薄上⼀層⽩霜。
登頂的過程裡,寒冷的低溫帶走了雙⼿的溫度,暖⼼的⾥拉立⾺執⾏了專屬的暖⼿服務
登頂的喜悅深植在駐守在Kala Patthar裡的每個⼈⼼中(聖⺟峰樣貌)

PT心得表示:很喘,很陡,上到一個平台後,很冷的看聖母峰。

石頭比較會形容,說:山上比較像個祭壇,當陽光下時,特別金黃,兩個人都表示走的路很像富士山,他們上山3小時,下來45分鐘,說明5000海拔上坡的無情,特別累。

登頂的展望與結霜的五⾊經幡
登頂的展望與結霜的五⾊經幡
駐守在⼭頂的⼈們
駐守在⼭頂的⼈們
領隊(一哥)⽤溫暖的雙⼿,跟我們每個⼈握⼿道賀,完成了這次辛苦的登頂夥伴們開⼼的下⼭回旅館。
結霜的⼤地與回程的健⾏旅客

(又轉回我的視角)

今天計畫應該是大便(X)大變(O)了吧!

昨晚與小夥伴TREE一起睡,觀察他的狀況不太好,半夜會咳,走路虛弱無力,感覺高山症滿嚴重,在與嚮導一哥及夥伴與自己本人爭札下,一開始是這樣打算,想靠自己的力氣走下山,先走到羅布切。後來實在無力走路下撤,就請嚮導一哥連繫市區旅行社的人員,派直升機來接。一開始因為盧卡拉天氣不太好,無法派直升機來。

所以我們想說,起碼我們先下降一些海拔,讓身體比較舒服,但後來實在無力靠自己下撤,在剛離開高樂雪沒多久,嚮導一哥就遇到了同事也帶團到高樂雪,把TREE交給同事後,我們也就向下走,走沒有多久,就看到直升機飛往高樂雪的方向,來接TREE了。

可能是有TREE下撤的關係,讓我緊繃的神經不曉得點開了什麼,今天一早在等小夥伴回程的時候,那時就感覺到胃不太舒服,後續吃早餐也吃不太下,但為了讓自己有體力,還是逼自己把東西吃完。

可能在5000海拔的壓力,就算住了一晚還是不太適應,打包行李時,覺得頭也有一點暈,我在下撤前往羅布崎(4910m),開始反胃。到羅布崎完全沒有胃口,點了一個雪巴大雜匯湯,逼自己喝熱湯也補點熱量,但實在是吃不完,跟夥伴說,我有一點不舒服,有一點想吐,胃口不太好,沿路我都在分析自己有沒有辦法靠現在這個狀況走到GOKYO。

因為羅布崎是一個分界點,要往南下撤還是往西續行,一定要在這個午餐時間做下決定,其實我自己沒有爭札太久,分析自己的狀況可能會越來越差,我在一個午餐的時間,決定我要下撤。

告訴了夥伴與嚮導一哥我的決定後,也當機立斷把我的行李找出來,也是因為TREE有先下撤,我才可以把一個背工直接帶走。

做下決定後,一哥請我找出自己的包,也快速指派了里拉(助理嚮導)背工,跟隨著我直接南下,今天首先面臨了跟TREE道別,再與我道別,小夥伴PT還在門口哭了出來。

決定不耽誤大家今天的時間,續行西邊GOKYO,強度會越過比EBC還高的海拔,沒想到我是被自己的腸胃擊垮(後續回台灣,問了帶海外爬山團的領隊朋友,說明了我的情況,他說,我可能是高山症)。

我告訴自己,我下了這個決定,我就不要後悔,也無法後悔。

但我說出我要下撤後,心情是真的有放鬆了,壓力如釋重負。

剛才感覺不舒服的胃好像又好一點起來了,雖然剛才吃的雜匯麵,是硬逼自己為了有體力而吃完,唯一有胃口是自己帶去的豆棗,身體狀況實在太難以理解了。

真正到了分叉路口,只剩下我跟里拉兩人,一路經過原先走過的紀念碑,差點有高山症的午餐點,最後進入一條好長好寬的谷,這個地方叫做PHERICHE。

問了一下里拉,都是下坡嗎?他說,一開始有些下,接下來是尼式FLAT,聽到FLAT,整個人都鬆了起來,與大家道別前,一哥有問我的狀況,我想是要讓里拉多注意我一點吧?

一路上里拉會伴隨在我左右,配合我的速度,雖然我開玩笑說,我獲得一對一的嚮導服務,但語言間隔的關係,其實我們一路上幾乎都在急行。

沿路上,我們並沒有太多的對談,人家在認真上班,我在努力拍照,但隨著海拔下降,身體有多恢復一點的感覺,一路上進入PHERICHE的小鎮。

這條河谷有夠漂亮!無!敵!美!

海拔約4200的河谷,美到驚人,河谷、雪山、綠草、雲霧,圍繞著一路南行,驚豔到我,雖然沒有辦法去到GOKYO看美麗的湖泊,但PHERICHE的美,完全可以啊,與海拔5000只有巨石與雪山不同,這裡有著更多的生命力表現,讓我的眼睛有更多的視覺饗宴,沒想到一個小小村莊,這麼美麗動人。

沿路沒跟里拉聊太多,剛開始一對一配合,很難聊天,雙方英文能力有限,無法聊天。

進入小村莊後,帶我進去人很少的TEA HOUSE,身體好像恢復了一點,看著窗外美景發呆,心靈放鬆也很不錯。

晚餐,又沒有太多食欲吃不太下,為了體力逼自己吃完,胃啊!爭氣點。

今晚還待在海拔4280的小鎮,明天就預計前往3900海拔左右,透過下降海拔,讓自己身體舒服一點,雖然在海拔4280,比起昨晚的5165,下降了快900,但在這個海拔,還是會滿喘的,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下降高度總是對的。明天要去在南崎巴札上面的一個小村莊,叫KHOMJUNG(念音:空(一聲)啾(四聲)),可以待在KHOMJUNG 1-2天,因為直接去南崎巴札待三天,會有點無聊。

今天沒有紀錄嚮導的話,因為今天發生好多事,最後也分開走了,沒紀錄到。後續幾天,也以日記的方式記錄我自己單獨幾天幹了什麼事。

前往gokyo的日記,會交由小夥伴梁a執筆,下面先試試身手,期待他之後的gokyo篇吧。

來自前往gokyo小夥伴梁a的視角

前往Lobuche並在此用餐,因豆子評估自身狀況無法完成Gokyo行程,此就在此與豆子道別,PT因感傷無法全員完成所有行程而落淚 (人家只是走另一邊回到南崎巴札而已 -.-“ )

我,PT,典哥,石頭組成一隊朝Gokyo前進

另一條路徑是day6來程的路,也是豆子與里拉(助理嚮導)往紀念碑方向的回程路。

前往Dzangla下榻Tea house是先走一段緩慢的上坡,期間經過了看似帛琉牛奶湖的chola lake,我們有詢問嚮導是否有人下去過,”當然是沒有囉”。

一頓又上又下又上的折騰,緩慢的往tee house前進。

晚飯時間,一群將近20位明天預計前往Gorashep的健行團,正在宣導一些明天的路程以及注意事項。他們是從南崎走chola pass前往EBC的逆走路線,同時我們有觀察到幾位團員有咳嗽的狀況,看來「昆布咳」不是只有亞洲人會發生,哈。

延伸閱讀: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Comment

four + 3 =